栏目分类

产品中心

你的位置:广州蜂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> 产品中心 > 甄嬛传番外篇:华妃死后给端妃托梦,告诉端妃一个隐瞒多年的秘密


甄嬛传番外篇:华妃死后给端妃托梦,告诉端妃一个隐瞒多年的秘密

发布日期:2022-07-30 08:12    点击次数:196

导语:我们一直认为《甄嬛传》中的端妃活成了人间清醒,在这波谲云诡的后宫能够做到置身事外、隔岸观火。懂得什么时候该出手,什么时候该隐退,并能把握有利时机,准确无误地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不可否认,她如愿以偿了,正所谓:求仁得仁,不但得到了温宜公主的抚养权,还成为位同副后的“皇贵妃”。在后宫之中,也算是有着无上尊荣的赢家了。

人人都夸端妃聪明机智,又有着极其难得的理性思维,所以才能得以善终。相比下场惨烈的华妃,端妃的确算是成功者。但,凡事不能只从一个角度看问题,端妃能笑到最后,与她娘家的高度配合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

倘若端妃也有一个功高震主并且盛气凌人的哥哥,任凭端妃再怎么智若诸葛,恐怕也无济于事。每个人的成长经历不同,所受的教育也有所差别,是很难拿两个经历和背景不一样的人去做对比的。

华妃死后,曾给端妃托梦,道出了自己的内疚、悲伤、绝望与不得已,并向端妃说出了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。

1:华妃一命赴黄粱,三更托梦诉衷肠,

华妃被赐死后,端妃终于如释重负,如同拔掉了扎在心头多年的一根刺,整个人都轻松舒爽了。只是,听闻华妃死得惨烈,并没有遵照圣旨就死,而是选择了撞墙而亡,这多少让端妃感到有些惋惜与不忍。同为女人,她能够体会到华妃临死之前的那种绝望与心碎。

当然,这样的痛惜与怜悯,也只是瞬间的触动而已,那毕竟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,她的死也算是“自作孽不可活”。端妃的伤感,不过是有些物伤其类的共情罢了。

宿敌已死,自己从此以后,便可以睡得安稳吃的香甜了。然而,令端妃万万没想到的是,在华妃死后的第七天,也就是俗称的“还魂夜”——华妃居然再次来到了端妃的宫中,并与她倾心吐胆的畅谈了一回。

这日,端妃刚吃罢晚饭,便莫名觉得困倦异常。便吩咐吉祥:自己准备早早安歇,若有人来访,就说娘娘已经睡下,有事明日再议,任何人不得打扰。吉祥一一应诺。

端妃躺在床上,刚一合眼便沉沉睡去。朦胧中,却见华妃一身白衣素服,飘然落在自己床前。端妃本能的一激灵,内心惊呼:“华妃又要来兴师问罪了,多少年来,一向如此。她只要一想到那胎死腹中的孩子,便要来拿我撒气!”

华妃就好像听到了端妃的心事一般,轻声叫道:“端妃姐姐,休要惊慌,我不是来寻衅滋事的,而是来与姐姐告别致歉的。”

“告别,致歉?”端妃暗惊,思忖道:“不是已经死了七日么, 北京中锎普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今天方来告别?另外,她居然说来致歉,难道她已知道害她孩子的真凶是谁了?”

华妃仿佛能够听到她的心声一般,苦笑着道:“是的,端妃姐姐,我知道害我的人不是你,所以,特意来向你致歉。我即刻就要去地狱接受惩罚了,端妃姐姐请放心,我犯的一切罪孽,都会得到相应的惩罚,阴司里的惩罚将比人间更严酷百倍,我是躲不过去的。只是,这些年让端妃姐姐承受了太多委屈,于心难安,觉得临行前该向姐姐道个歉,虽明知其罪难恕,还是厚颜来了。”

端妃听罢这话,心头一松,暗叹道:“都是宫里的女人,谁又比谁好多少呢?谁的手上或多或少没沾过血?不过是夹缝求生的身不由己罢了。只是,一向飞扬跋扈的华妃能这般做小伏低、诚心致歉,倒出乎我的意料了。她是怎么知道真凶是谁的?难道生前有人告诉她了?”

“不,端妃姐姐,即便没人告诉我,我也明白真凶是谁,实话告诉姐姐,其实,我早就知道你是在替皇帝和太后背黑锅。”

端妃大惊,忍不住脱口质问道:“既然如此,你为何屡屡来我宫中撒泼泄愤?怎么可以揣着明白装糊涂,伤害我这个无辜的人?还硬给我灌了红花汤,害我一生不能生育?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你明知这对女人的伤害有多大,还将这种不幸强加给我,你何其歹毒?”

华妃冷冷地笑了,笑得无比凄苦而又绝望,她转过身,从窗口望着被乌云遮住的月亮,悠悠地叹息了一声,静默良久才缓缓问道:“姐姐是个聪明人,难道不知我害你也是救你?以你的家世,难道我不给你灌红花汤,皇上就会允许你生育了?还有敬妃,包括皇后本尊……你见过谁生下了皇帝的孩子?便是生下,又有几个能活下来的?你那么聪明,难道看不透这一点?”

端妃愕然了,是的,以她的家世,不逊于华妃,即便华妃不给她灌红花汤,皇帝和太后也会因忌惮她的家世而用别的方式给她绝育。皇帝在下棋,自己和华妃甚至皇后都是帝王手中的棋子,根本逃脱不了这种命运。无论如何挣扎,也只是案板上的那块肉或棋局中的那颗棋。

只是,端妃不明白,既然华妃早已了然于心,为何还会对皇帝“痴情一片”?何不像自己一样找个顽疾的借口跳出局外,与世无争?为何还甘愿参与其中、甚至不惜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呢?

2:既定父母难择选,今生偏遇绝情郎

华妃再次感应到了端妃的困惑,苦笑道:“端妃姐姐问的是,如果我生在你那样一个家庭中,或许早就如你一般激流勇退,隐身遁世了。可惜我生在年氏家族,身不由己。”

“身不由己?难道你的父母兄长逼你媚悦君王,残害嫔妃?”端妃忍不住反问道。

“是,”华妃瞬间昂起头,似有刹那间的骄傲与自傲,似乎又恢复了生前那不可一世的霸气与跋扈之态。“在我们年氏家族,所受的教育就是:作为男儿,就该建功立业驰骋疆场。作为女儿,就该宠冠后宫,媚悦君王!我们兄妹二人只能相辅相成,耀祖光宗。”

端妃冷笑道:“人往高处走,原也没错,人之常情。可是你不该踩着别人的尸体和鲜血往上爬,这便违背了人道。”

华妃嘴角上扬,说不清那是一种讥讽还是蔑视,她从鼻腔里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端妃姐姐也是将门之后,难道不懂‘一将成名万古枯’的道理?居然问出这等简单纯良的话。莫非姐姐的父兄是靠着悬壶济世、普度众生来立下赫赫军功得?”

端妃被问得气噎喉堵,无言以对。是啊,华妃反问得有错吗?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在这里与华妃谈人道,那些拥有军功赫赫的人,无一不是靠着杀人如麻、荼毒无辜。每一个被杀的将士都是人家的丈夫、儿子和父亲,他们被逼上沙场,浴血奋战,最终也不过是政客们用于争夺天下的马前卒和牺牲品。

华妃笑了,笑得无比凄楚而又绝望:“父母并没有教我如何去关爱别人和同情别人。他们只教我狭路相逢勇者胜,弱肉强食是恒古不变的真理。任何时候,规矩和道理都是由强者制定的。

我一早就知道,皇帝宠爱我是忌惮我的哥哥,也早就知道皇上害死了我的孩子,可我没办法恨他,我恨不起。一个‘恨’字承载了我们整个年氏家族的存亡和命运,你让我如何敢恨,如何去恨?所以,我只能迁怒于你,我越是迁怒你,皇上就越放心。”

端妃默然了,的确,华妃的理由和苦衷让她无法辩驳,后宫中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。越是靠近她们了解她们,就越不忍心与之生死争锋。

“端妃姐姐,我该走了,因欠了太多血债,我已被惩罚去地狱受苦。之后还要被打入畜生道,带着前世记忆去给你和那些被我害死的嫔妃牛做马,做猫做狗,即便转世轮回成了人,也会给你们为奴为婢,任你们凌辱践踏。

来到阴间才知道,果报轮回是真实存在的。可惜,已经太晚了。劝姐姐好自为之,莫要步我后尘,有生之年多做善事,济危救困或可弥补所犯的罪孽。”言罢,一阵风便不见了踪影。

端妃欲要多知一些因果轮回之事,忙起身询问,却发现自己竟置身床上,且已冷汗淋漓,浸湿了锦被——原来是场梦!



上一篇:为香港捐1千万后,郭晶晶立马出来代言赚钱,霍启刚也到北京工作
下一篇:鹿晗关晓彤未官宣结婚,疑似提亲没有谈妥,网曝女方索要上亿聘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