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分类

产品中心

你的位置:广州蜂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> 产品中心 > 润本股份冲击A股驱蚊第一股,超七成收入来自线上


润本股份冲击A股驱蚊第一股,超七成收入来自线上

发布日期:2022-07-22 05:15    点击次数:190

  澎湃新闻记者 汪琦雯

  去年收入5.8亿元,国产驱蚊品牌润本股份冲击A股“驱蚊第一股”。

  日前,润本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润本”)递交了招股说明书,拟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。2021年,驱蚊赛道已跑出了“超威”品牌母公司朝云集团(06601.HK),个人护理领域则有“薇诺娜”母公司贝泰妮(300957.SZ)于同年上市。

  超七成收入来自线上渠道

  润本的核心产品包括驱蚊产品、婴童护理产品以及精油产品,前身为广州润峰婴儿用品有限公司,“润本”这一品牌最早由润本的全资子公司广州市鑫翔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“鑫翔贸易”)在2006年创立。

  招股书披露,润本品牌成立之初,以线下经销模式为主,但在2010年,润本却嗅到了电子商务的风口,开设线上直营店。2013年起,润本“为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”,该公司买下广州黄埔生产基地,丰富产品结构,并在接下来的5年里进一步开拓天猫、京东在内的多个线上销售渠道,“实现销售规模的快速增长”。

  2019年至今,润本将发展重心放在“丰富产品矩阵”与“抓住流量风口”上,不断推出更细分的核心产品。这一阶段,润本进一步做大规模,还从2019年起在浙江义乌新建生产基地扩充产能。

  润本主要通过互联网平台直接销售,或供货给互联网平台由平台销售。到2021年,线上渠道收入为润本贡献了超七成的营收,其中线上直销收入占比约57%,线上平台代销收入占比约16%;非平台经销收入占总营收约22%。

来源:润本股份招股书来源:润本股份招股书

  从润本的业绩数据来看,其策略或有一定成效。2019年至2021年,润本的营收分别为2.79亿元、4.43亿元以及5.82亿元,但2020年与2021年营收逐渐降速,分别同比(较上年同期)增长约58%与31%。

  润本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也迅速攀升,2019年至2021年,该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3567万元、9471万元及1.21亿元,同比增速也同样从2020年的165%降至2021年的27%。

来源:润本股份招股书来源:润本股份招股书

  从主营业务构成来看,润本几乎实现了“三条腿走路”。2021年,驱蚊产品、婴童护理产品、精油产品的收入分别约为2.28亿元、2.17亿元与1.31亿元,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39.14%、37.24%与22.5%。其中,2021年,驱蚊产品的收入比2019年增超1倍, 胡杨林图片婴童护理产品收入较2019年增长了约1.5倍。

  招股书指出,驱蚊产品为公司的核心品类,在天猫、京东等线上平台驱蚊类目销售排名常年保持前列,销售持续保持高增长。而婴童护理产品销售收入占比逐年上升,则是由于公司不断推出热销产品,同时拓展抖音等销售渠道。

  但与此同时,润本在互联网平台的推广费等销售费用也节节攀升。2019年至2021年,润本的销售费用分别为7629万元、9512万元及1.34亿元,占营收比例分别为27.38%、27.35%和29.96%。其中,推广费占销售费用比例,从2019年的53%骤增至2020年的81%,2021年略微回落至80%。

润本股份销售费用构成 来源:润本股份招股书润本股份销售费用构成 来源:润本股份招股书

  润本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从2019年的54.09%降至2020年的52.53%,在2021年回升至53.05%,低于行业平均近60%的毛利率。招股书解释称,2020年开始将物流费及包装费纳入主营业务成本,若扣除这部分成本,主营业务毛利率则为54.06%、58.38%和59.89%。

  报告期内,润本的驱蚊产品因产销规模做大,显现出规模效应,摊薄固定成本而使得毛利率上涨。但精油产品或不及预期,润本在2021年下调部分精油产品售价,从而导致该品类毛利率下滑。

来源:润本股份招股书来源:润本股份招股书

  润本此次谋求上市拟募资超9亿元,其中近四成资金用于品牌营销推广。具体来看,拟将3.69亿元用于建设黄埔工厂研发及产业化项目,约3.44亿元将投资线上平台推广和线下营销活动,另拟投资9000万元建设营销数字化平台等信息系统升级项目。

  有上市对赌协议

  润本股份要冲击A股“驱蚊第一股”,还面临诸多挑战。

  核心技术人员仅3人,董事长占一席。招股书披露,润本的核心技术人员为赵贵钦、王俊林与孙金媛。其中,赵贵钦为润本创始人,招股书中称其创办润本前从事个体经营,2006年起至今担任鑫翔贸易执行董事、总经理,现任润本股份董事长、总经理,此前任职也未涉及研发领域。

  另一名核心技术人员王俊林此前担任多家实业公司、材料公司的生产经理、供应链经理等职,进入润本前任广州科玛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厂长,现任润本研发技术总监。润本的研发部工程师孙金媛则是三人中唯一的研究生,曾任广州睿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研发工程师,现任润本研发部工程师。

  2019年至2021年,润本的研发费用分别约为781万元、1071万元和1360万元,研发费用率分别为2.80%、2.42%和2.34%。润本也在招股书中承认,研发费用增长主要是由于增加了直接人工与材料的投入。

  此外还涉及同业竞争的问题。招股书披露,赵贵钦与鲍松娟夫妇合计控制了润本85.38%的股份,为润本股份实控人。其中,赵贵钦夫妇手中52.45%的股权是通过广州卓凡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间接控制。

  赵贵钦的兄弟姐妹们则经营驱蚊、母婴产品的代工、批发与销售业务。

  招股书披露,赵贵钦弟弟赵贵宣及其配偶实际控制广州润妍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主营日用品、化妆品代加工及贴牌生产以及驱蚊类产品的批发与销售,还控制了2家批发销售相关产品的公司。赵贵钦的妹妹则与其配偶经营广州贝维婴童用品有限公司、广州舒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主营驱蚊、母婴产品批发销售。

  润本在招股书中表示,公司实控人近亲属控制的上述企业现有业务规模较小或无实际经营,上述关联方与发行人在资产、人员、业务、技术、财务等方面保持独立,不构成同业竞争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招股书中指出,公司注册资本较低,营运资金紧张,出于临时性资金周转需要,曾向实控人人赵贵钦夫妇及董事林伟拆借资金。2019年初,实控人赵贵钦夫妇及董事林子伟向润本股份拆借资金余额共计约6687万元。招股书显示,到2019年末,润本股份的流动资产也仅有7380万元。

来源:润本股份招股书来源:润本股份招股书

  在线下经销商模式中,招股书还披露了大量第三方回款。2019年至2021年,第三方回款分别约为2186万元、712万元和1003万元。

  此外,润本还涉及对赌协议。招股书披露,润本股份及实控人曾与股东金国平、颜宇峰、李怡茜、JNRY VIII HK Holdings Limited(下称“JNRY VIII”)之间存在对赌协议,如果润本上市申请被撤回、撤销、不予批准,或公司递交申请后18个月未能上市,或公司未能在2026年4月8日完成合格IPO,润本实控人可能将履行股份回购条款。此次IPO前,JNRY VIII持有润本10%股份,金国平、颜宇峰、李怡茜分别持股0.44%、0.22%及0.09%。值得一提的是,股东JNRY VIII为2021年2月成立的机构,由FBRY VI Holdings Limited全资持股,董事为KONG Li Yung。

校对:张亮亮

]article_adlist-->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李墨轩



上一篇:郑州四种项目纾困模式详解,落实保交房而非房企退出
下一篇:成本飙升,英国近半炸鱼薯条店或被迫关闭